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842)【作者:2473530790   少妇小说 
字数:32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百四十二

  看着对方两人看着自己的目光,结野川也只能干笑着移开自己的眼神,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慢慢掩盖起来,用着尴尬的笑容说道:「我想是白音白灵你们两人的错觉吧……」

  「吱——」在随着一声缓慢的刹车声之后,白色的轿车在房子的门口的停了下来。在熄火之后,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中川清子带着有些疲惫的眼神打开了车门。

  看了一眼眼前的房子,清子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没有犹豫,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似乎是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连接起居室的走廊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清子的视野之中也出现了结野丰秀的身影。似乎是正在做着扫除,所以丰秀的手上还带着手套,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是清子之后,她的眼中闪过有些惊讶的表情,随后重新挂上淡淡的笑容说道:「姨妈,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虽然有些疲惫,但是清子的脸上也还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开口回答道,在对方脱下手套从自己手中接过的提包之后,她一边换着鞋子,一边开口继续问道,「丰秀,小川和加奈两人呢?」

  「姨妈这次回来的真不巧呢。小川今天刚去参加社团合宿,最近几天应该都回不来,加奈今天也去了同学家玩。不过我也没有想到姨妈这次这么早就回来了。」丰秀轻笑着回答着清子的问题,同时也小小的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因为只是想起昨天的事情没有说完,所以抽出点时间回来。」清子的笑容却慢慢的掩去,语气慢慢变得沉重起来,「在中元节的时候,有些话语也不适合说,所以我今天也是特地回来一趟。原本我也做好了在小川和加奈面前一起说出来的打算,但是现在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情况,刚好只有丰秀你一个人在家,我也可以将有些事情跟你说清楚。」

  听到清子的话语,丰秀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但是更多的充斥着有些疑惑不解的神色,轻声的开口询问到:「姨妈你是特地找我有事情?是什么事情?」
  「先去起居室,我再跟你说。」不过姨妈并没有立刻在玄关口就说出来的意思,而是指了指前面的起居室说道。

  丰秀也没有继续询问下去,而是带着这份疑惑的心情,跟在姨妈的身后来到了起居室之中。因为刚才还在打扫的原因,起居室中央摆放着扫把以及吸尘器,对于这幅景色,丰秀带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说道:「姨妈,我先将这些清洁用具稍微整理一下吧。」

  「等一下丰秀,你先不用整理。」清子喊住了正准备去整理工具的丰秀,随后带着有些严肃认真的表情开口说道,「丰秀,上学期期末主修以及选修的科目考试你是不是没有去参加?应该说从六月开始,你是不是一次都没有回到学校之中?」

  清子那认真的语气,以及话语中包含的内容,让丰秀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就再次以苦涩的笑容说道:「姨妈你不是对我在家自学的事情非常清楚吗,因为小川和加奈两人都还是未成年,所以我必须要留下来给他们整理生活。」
  「我当然是非常清楚,当初我和你约定下的事情,也正是允许你通过和大学之间进行协商后留在家中。但是不管是我还是学校方面都说过,虽然允许你平时上课不用来,但是你必须要参加每门科目的考试。而除了期中的一门科目以外,之后期末的考试你一门都没有参加,要知道学校方面都已经打电话到我这里来了。本来允许你留在家里自学已经算是非常特殊的情况了,但是你却没有按照约定去考试,到底是为什么?!」清子慢慢提高了自己的声音,难得露出了严厉的表情说道。

  「姨妈……其实我已经决定进行休学了,之后也不再去学校了……」只不过对于清子那稍显严厉的话语,丰秀在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如同下定了决心一般,带着坚定的语气说道。

  「丰秀,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如同难以相信丰秀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清子的双眸如同猛然间睁大一般,语气也变得更加严厉起来,「你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明明有着这么高的天赋,却不学习,还想着要从大学里面休学,你难道是想要让你的父母失望吗!让你选择临近的大学已经是妥协了,本来你的成绩完全可以进入东大的!」

  「我正是为了不让父母失望,所以我才要留下来,留在家里!照顾小川和加奈两个人!照顾好我弟弟和妹妹他们两人的生活!」丰秀此时也不由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说道。

  「你到底是在想什么!不,我可能在一开始就明白这件事情的,却一直认为是自己想错了,现在想想没有坚定这个看法的自己真的是错的非常的离谱。」原本还带着严厉语气的清子,在说道后面的时候,语气却变得有些悲伤起来,看着眼前的丰秀,用着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丰秀,果然你在六年前那场车祸开始,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了!就把姐夫和姐姐死亡的过错都当做是自己的原因了吧!」

  没错,在六年前的那场车祸,率先到达医院的是清子和丰秀两人,相比起加奈和结野川两人,只有她们两人见到了还处在弥留之际的母亲。就在那病房之中,对方在颤抖着用双手将因为车祸而变形的礼物递交给丰秀的时候,就彻底的离开了人世。

  而在之后,在出了病房之后,她却看到了原本这件应该是丰秀托付给自己的母亲所买的礼物被丰秀毫无留恋的扔入到垃圾桶的场景,只是因为痛失姐姐和姐夫的悲伤让她没有对这件事情多过思考,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回想起一直以来丰秀那奇怪的表情,那对小川与加奈过分的溺爱与体贴,为了他们甚至愿意放弃学业的打算,这无一不证明着对方将自己父母的死亡完全背负起来的表现。

  沉默……沉默……寂静的气氛在这个起居室里面蔓延开来,让人不觉得感到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而就在清子以为丰秀不敢做出回答的时候,对方却慢慢的如同着了魔一般,用着低沉压抑的语气轻声的开口说道:「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这当然都是我的错……」

  「丰秀……你明白现在的你在说些什么吗?姐姐和姐夫的去世的确带给我们非常沉重的打击,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也不由的充满悲伤,但是他们的事故只能说是不幸所导致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肇事的司机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呀!」
  「怎么可能会跟我没有关系呀!」丰秀却如同打开了开关一般,大声彻底的用着从未有过的激动情绪宣泄额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我的错!因为我想要着礼物,所以催促着父母提前回家,才会让本应该多呆几天的父母在回来的路上遭遇到了车祸!」

  大声而又激动认真的话语让眼前的清子都不由愣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形式继续开口,而丰秀的话语还在继续:「姨妈,你知道当初我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让父母早点回家吗,只是因为想要一个新的首饰,为了之后和同班喜欢的男生约会时候能够漂亮一点就无理取闹一般催促着父母回家,回家!而爸爸妈妈他们也正是因为接受了我的无理取闹,才提前回来,所以才会遇到了这场车祸,永远的从我们身边离开!这全部都是我的责任!我的过错!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去渴求着爱情呀!有什么资格去自由的生活呀!已经失去了爸爸妈妈,我不能再因为我的过错再失去小川和加奈呀!所以我一定要照顾他们两人的生活!让他们不再受伤呀!」

  所以你才会在那时候如同和过去决断一般将姐姐给你所带来的礼物,同样是遗物的首饰扔到了垃圾桶之中呀!清子的脑海之中不由闪烁过这样的话语,同时她的心中也出现了后悔的情绪,如果那时候的自己能够早点明白这一点,早点察觉到在丰秀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事到如今,也不会变成对方这幅固执的将一切都埋怨到自己身上的事情,想必正是因为这六年以来对自己的自我厌恶,对自己那错误的想法而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才会让现在的丰秀变成了如此极端的模样。
  只是现在的自己无疑已经失去了去自责对方的话语,而丰秀也在这样大声的宣泄之后,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如同和整个世界隔开一般将房门紧闭。
  在关上房门之后,眼中还带着晶莹泪水的丰秀走到了自己的桌边,看着四周所挂着的画像,随后拿起桌子上的相框,自己和加奈结野川三人一起的合照,伸出右手在镜面上轻轻的摩擦着,用着温柔而又执着的语气,轻声的说道:「小川,加奈,你们现在可是我唯一的家人,我绝对会好好的照顾你们,用我一生承担起爸爸妈妈应该具有的责任……你们可是我最为珍贵的无价之宝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